当前位置:主页 > 梅毒 > 危害 >

八旬老翁患梅毒?孰真孰假

来源:昆明太医堂医院 时间: 2017-03-28 15:29

  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,我处理完最后一位病人,正准备去值班室歇一歇的时候,电话铃又像报警器似的吵个不休。哇!又是出诊,人命关天啊!我叫上护士,爬上那辆疯牛似的救护车,风驰电掣而去。我是一名急诊科的夜班医生,猫头鹰似的生活方式我早已习以为常了。

  然而,当我们赶到病人家里时,82岁的郑大爷早已死去多时。我没有救回郑大爷的生命,却带回了一个令人心酸而又啼笑皆非的故事。

  2年多前的一场脑血栓后,郑大爷的身体就垮了下来,生活都无法自理。照顾郑大爷的任务就落在了三个儿子的身上。可跟谁住呢?

  三个儿媳妇都不出声,儿子们一向也是看着媳妇的脸色办事。最后还是大哥说话了:“咱们抽签!谁抽上就住谁家,时间一年。一年后重新抽签。”就这样定了下来。抽签的结果,第一年是住二儿子家,倒也平安。

  第二年,轮到小儿子家照顾。才住了两个月,郑大爷就生了一场大病。住院验血时,竟被查出有梅毒!虽然郑大爷一口咬定自己从未在外面胡来过,但医生信誓旦旦地保证“绝对没有错检误诊”,儿子儿媳妇们也就相信郑大爷真的有梅毒了。小儿媳妇说什么也不肯让郑大爷再住自己家里,说是怕他传染给小孙子。最后把郑大爷安置在一楼自家的杂物房里。

  杂物房不大,只够放上一张床和几把椅子,到处磕磕碰碰的。可是,能有一点自己的空间,不用看儿媳妇的脸色,一日三餐有人送,大小便有公厕,附近还有块草地,儿子还给安了一部黑白电视机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郑大爷很快就把梅毒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  初冬时,小儿子生病被查出得了梅毒。小儿媳妇说是郑大爷传染的,送饭的时候有时就更加没有好脸色了。生来一副犟脾气的郑大爷哪里受得住,径直去找医生理论。

  医生重新仔细翻阅了郑大爷的病历资料。忽然,化验单上的“年龄”一栏引起了医生的注意:28岁。郑大爷今年已经82岁了!难道真的搞错了?医生急忙跑到化验室查找当时的检验资料。果然!那天做化验的病人中,竟然有一个人的名字和郑大爷一模一样。只不过,一个82岁一个28岁;28岁的梅毒化验阳性,82岁的梅毒化验阴性。也就是说,郑大爷根本没有梅毒,是医院发错了化验单!

  医生一再赔理道歉,郑大爷也就没说什么。他一路小跑着回到家里,要向大家宣布这个“拨乱反正”的消息。

  正巧,只有小儿子在。听完郑大爷的话,小儿子抓住他的手,说:“爹!您不要和别人说这事好不好?如果我媳妇知道不是您传染的,追究起来,我这个家就没法要了。”

  “爹问你一句,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郑大爷说。

  “那……那天出差喝醉了酒,糊里糊涂就……”小儿子说:“爹,您就帮帮我吧!”

  郑大爷定定地看着小儿子好一阵子,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小屋。儿媳妇依旧骂骂咧咧,他却再也没有说什么。直到昨天夜里,郑大爷突然心脏病复发死在杂屋房里,身边没有一个人。小儿媳妇发现时,已经是凌晨6点多了。

  郑大爷在单位勤勤恳恳30多年,可因为他的“梅毒”,单位在后事上大打折扣,医疗费也只给报销了很少的一部分。大儿子二儿子忿忿不平,小儿子却没说什么。这是后话。

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些什么呢?很多人会说,这不就是一个不孝顺老人的故事嘛。作为一名医生,我却要说,这是一个关于检验人员和医生玩忽职守误诊误治的故事。

  且不谈化验室的张冠李戴(即使化验室也要“三查七对”),作为临床医生,除了要详细地询问病史和体格检查外,也不能过于迷信检验结果。当二者不能相互支持甚至出现矛盾时,医生应多问几个为什么,甚至应该下到化验室去查证一下,甚至要复检。退一步来说,即使郑大爷梅毒血清反应果真呈阳性,该反应也要分别进行筛选定量试验和证实实验。即使这二者都呈阳性,还要深究其有无不洁性交史,甚至要抽取脑汁液检查。而这位医生仅仅凭着一份未辨真假的化验单,就给郑大爷下了“梅毒”的诊断,害得大爷受尽屈辱。如果不是遇上郑大爷这样有“忍辱负重”精神的老人,少不了又是一场医疗纠纷案件。

  郑大爷早已入土为安,可我的心情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。喟叹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的同时,我更加感到医生责任的重大……

昆明太医堂医院医生推荐